08

故事讲完了吗?

并没有!

黄公望离世之后,这副画的经历更加离奇。

明朝的某年某月,这幅画到了江南四大才子沈周手里,沈周视为珍宝,可在一个深夜,画作竟不翼而飞,然后就在历史上彻底消失了。

又过了一百五十年,顺治七年(1650年),《富春山居图》突然出现在著名收藏家吴洪裕手上,在他收藏上万件藏品中,唯独只爱《富春山居图》。把画看得比命还重。

病逝之前,奄奄一息的吴洪裕躺在床上,吃力地向家人吐出一个字:

“烧!”

家人看着吴洪裕最后一口气都咽不下去,只好当他的面开始烧《富春山居图》,就在画投入火盆的时候,侄子吴静庵赶到,一把画将画从火盆中拽了出来。

可惜这幅画已被烧成两截,前半截,称之为《剩山图》,后半截称之为《无用师卷》。

两幅画辗转多位藏家手中,岁月沉浮,在民间若隐若现。

1938年,《剩山图》进入浙江博物馆,1948年,《无用师卷》辗转到达台湾。从此《富春山居图》前后两截分隔两地。

2011年6月1日,距离吴洪裕烧画那一年,整整过去了361年。

《富春山居图》的两截,《无用师卷》和《剩山图》才在分别之后,正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重新遇见。两岸的文化人说这叫:

“山水合璧”!

这一切,就像一个人的命运,生死别离,天涯断肠,就如杜甫诗: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。

故事到此讲完了,讲故事的人最有心,听故事的人总动情。

▲ 复制品《富春山居图·剩山图》和《富春山居图·无用师卷》叠在一起合成一卷的局部图

分页阅读: 1 2 3 4 5 6 7 8 9